客服電話:400-026-8886

進入線上商城

登錄  |  註冊

夜以繼日,這30人團隊為新冠病毒試劑盒造“芯”!

瀏覽:224 發表時間:2020-02-19 09:04:57


2020-02-11 20:00

日前,記者走進捷瑞生物,剝開新冠病毒試劑盒的“芯”。












來源:勞動觀察

作者:張鋭傑


















1月11日,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公佈後,超30廠家在一週內研發出針對病毒檢測的試劑,26日,國家藥監局發佈應急審批通過的4家企業的病毒檢測產品信息,其中,上海市兩家醫療器械生產企業生產的2019-nCoV核酸檢測試劑盒獲批成為首批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獲證企業。


創紀錄的審批速度背後,是國家戰勝疫情的決心,也是無數業內職工共同接力的成果。作為這場“生命接力”其中的一棒,位於洞涇鎮的上海捷瑞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或許並不為人所知,但就是這裏的30人團隊,為包括上海兩家企業在內的多家試劑盒生產企業提供了探針、引物、質粒等充足的原料,其中,探針更是被稱為試劑盒的“芯片”。日前,記者走進捷瑞生物,剝開新冠病毒試劑盒的“芯”。



試劑盒的“芯片”,巔峯原料日產量可供200萬人次


“在此次新冠病毒的疫情中,所有衞健委和藥監局批准的試劑盒中都是用分子熒光定量(PCR)的方法建立的,用此方法的試劑盒都必須用到能夠放大核酸、放大基因病毒的引物,和能夠針對有病毒的基因片段探索的探針。”與捷瑞生物的生產經理邵永勝的採訪開始前,他首先向記者介紹了該公司的兩個重要產品,也是試劑盒的主要原料——引物和探針。


引物又名引子,是一小段單鏈DNA或RNA,探針是一段帶有檢測標記,與目的基因互補的核酸序列。其中,能夠與目的基因互補,並將目的基因顯現出來的探針是試劑盒中的核心元素,“打個比方的話就是通信行業的芯片,屬於上游關鍵原料。”邵永勝告訴記者,基於試劑盒生產企業研究的基因序列,探針的生產包括合成、提純、質檢及分裝四個主要步驟,“在對DNA片段排列合成後,將純度提升到99%以上才能出廠,最終以乾粉的形式出廠。”


記者看到,邵永勝手中的探針裝在一個不到2釐米的棕色管中,探針呈白色乾粉狀。據悉,出廠後的探針等原材料經試劑盒生產企業後續稀釋、加工後才是大眾在試劑盒中所看到的液體形態。“像我手上這瓶探針容量是10OD(一種專業測量單位),每OD探針可為1000人份試劑盒提供原料。”


目前,該公司現有30名生產一線的職工兩班倒撲在生產線上,最巔峯的24小時,邵永勝和同事們生產的原料可供生產200萬人份所需的試劑盒。



從一人開始復工,到家前一站乘上返程高鐵


捷瑞生物三樓的生產車間,是集訂單、合成、提純、質檢乃至售後齊全的探針及引物的生產流水線。機器的運轉聲外,這裏很少有其他聲音,每個人各司其職,有條不紊地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鮮少有人知道的是,這條生產線1月21日下午已經放假,也是同一天,這條生產線從一個人開始陸續復工。邵永勝回憶,當日他已經推了4個客户有關試劑盒實驗需要的原材料,直到第5個電話時,他才意識到,新型肺炎可能比預想中更嚴重。“當時新聞裏的感染人數還是200多例,考慮到很多職工一年到頭沒有回家,我們原本希望21日下午開始休息。”然而,隨着越來越多客户訂單和疫情信息,當晚八點半,邵永勝做了復工的決定,在得到復工批准後,他開始在微信羣內尋找職工。


“看到信息的時候,我和同事快到徐州站了。”公司合成部生產經理劉雷,當晚6點與同事乘上了回山東老家的高鐵,“我們平時也會聯繫一些客户,結合已有信息,我們倆判斷事情很嚴重,因此作出了在徐州立即下車返程的決定。”臨下車前,劉雷給準備去車站接自己的家人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們不回家的消息,“對不起,我要回上海加班了。”當兩人回到上海,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隨後,兩人帶着行李直奔公司,成為當日第三、第四名復工的職工。


“其實,我之前還騙我老婆説年三十肯定能趕回去,結果到現在都沒有回去過。”説起自己的家人,劉雷有一些愧疚。


來自安徽的90後梁其冬,年前已經回到老家,在看到工作羣裏的消息後,他主動要求復工。也許是看出了兒子的愧疚,父母對他説,“你去吧,這個疫情需要你,你已經回來過了。”其實,他在家總共也就呆了2天。


一個、兩個、三個……職工陸續迴歸,終使流水線逐步恢復。截至目前,除在家辦公及隔離期職工外,該公司的30名生產崗位職工均已到崗。



通宵增加產能,只有除夕晚上回了20分鐘家


捷瑞生物的辦公室裏,幾牀地鋪與潔淨的生產環境有些“格格不入”,面對龐大的訂單,公司採取了最為原始的辦法:兩班倒夜以繼日通宵趕工,事實上,這也是捷瑞生物成立以來首次有職工在企業內過夜。


“地鋪、一日三餐等都是公司準備的,給了我們很強的後勤保障。”身着防護服和口罩,負責全流程技術的陳鴻運唯一露在外面的是一圈厚厚的黑眼圈,家住在公司對面400米的他,已經連續在公司工作了5天。“雖然我們的工作主要是核實,實際操作的動作有限,但連軸轉也吃不消。”每到生產流程的間隙,他都會藉機趴在桌上休息了一會。21日復工,陳鴻運第一個到崗,由於熟悉各流程技術,他成為了萬金油“替補”,直到除夕當晚才有空第一次回家。“剛到家洗了個澡、吃上年夜飯沒多久,一個新的訂單又把我召喚回來了。”整個春節期間,陳鴻運回到家的時間僅有除夕當晚的20分鐘。


“試劑盒原料的生產一定要保證質量,在生產步驟幾乎全自動化、無法縮短流程的前提下,延長工作時間是最直接的辦法。”疫情面前,誰都不願多耽誤一天,原本需要3-4個工作日的產品,如今耗時2天2夜甚至24小時即可交付——總生產時間不變,工期卻縮短一半。隨着越來越多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獲批,大量的新訂單湧進了這條流水線,車間的機器聲始終迴響在空曠的園區中。


“不希望這種忙碌”,從業20年老兵第一次發朋友圈


1月21日復工當日,邵永勝破天荒發了人生第一條朋友圈,並寫下“小家服務大家,大家服務國家”,隨後的日子裏,照片、文字時常出現在他的朋友圈,內容卻出奇的一致:正在加班或者剛剛加班完的同事。邵永勝反覆説,為自己的同事和客户驕傲,他朋友圈寫了的一篇關於同事的文章,他反覆讀給記者,語氣中帶着難掩的激動。


從1999年入行至今,邵永勝從未這麼動情過,也從未如此忙碌過,最近一段時間,微信、電話從早到晚沒有停過,這其中新老客户佔了絕大多數,就在採訪的過程中,也時不時有電話進來,面對這些龐大的需求,邵永勝知道,生產線的產能已幾乎全部調動,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堅持。


“其實,我並不希望有這種忙碌。”在採訪的最後,邵永勝的眼裏閃過一絲疲憊,從春節至今,他也有20多天沒有好好休息過了,“病毒檢測產品並不是我們最主要的業務,多是疾控、研究使用,真的不想有(新型冠狀病毒)這樣的實踐機會。”他坦言,寧願企業是緩步、健康的發展,也不希望是在天災中高負荷運轉。


14天前,邵永勝在朋友圈分享了童安格的一首《借我一點愛》,並配文把愛獻給醫務工作者。“真的希望這次疫情早點過去,整個行業都不好過,特別是在最一線的醫務工作者,我們能做的,就是在身後做好支援。”



原文章鏈接://www.51ldb.com//shsldb/zg/content/009328df6fc2c001f4156c92bf95ed90.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友情鏈接://www.hstbio.cn

 

  

引物合成    |    基因合成    |    企業榮譽   |    

分子產品    |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產品中心    |    電動螺絲刀    |    電鑽工具   |    平砂磨機   

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繫我們   |   在線留言

Copyright © 上海捷瑞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db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0038784號-1   滬公網安備 31011702006560號